供需双向刺激“夜游”解锁新姿势

全国大面积高温下,本已趋热的“夜游”迎来新爆点。北京商报记者梳理多家OTA统计报告发现,近几个月来,含有夜间游览特色活动的跟团游、门票、一日游等夜间产品浏览量普遍增长约60%,而最近两周部分平台预订增量更是超过100%。在需求端,亲子出游对夜宿青睐有加,陪伴加体验式教育一举两得;精力旺盛的“90后”们更是将刷夜进行到底;夜间演出、民宿篝火等文化产品也更聚人气。瞄准商机,旅游企业纷纷增加夜游产品的多元化供给,可见,供需双方都呈现出全新态势。

马蜂窝旅游研究中心负责人冯饶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就表示,主题公园夜场、景区灯光秀等夜间演艺活动、24小时书店和各类小剧场演出,都成为了夜间旅游消费市场的文化亮点。

综合多个OTA数据显示,在今年暑期夜游城市榜中,上海、重庆、厦门、三亚、丽江、北京、成都等排名靠前。其中上海浦江两岸、重庆洪崖洞、北京后海、杭州西湖等景点到了晚上人气甚至反超白天。以北京为例,最热门的夜游景点是南锣鼓巷,其老物件、文创产品、特色美食等都是受消费者热捧的文化体验;此外,去天安门广场等地标性建筑看夜景、前往德云社天桥剧场观看演出等,都是北京夜游的热门选择。

从携程平台上的预订数据也可看出,剧场、演出、秀,是夜游最具特色的体验之一,今年暑期预订量居高的夜游演出活动包括迪士尼《狮子王》音乐剧、磁器口转运楼川剧表演、《宋城千古情》、欢乐海岸水秀剧场、禧来蜀韵园川剧变脸、湖南笑工场演出等。

在夜游游客画像中,也反映出在文化消费中蕴含的巨大潜力。统计数据显示,目前,热衷夜游的消费者,近一半年龄在30-39岁,占比高达44%,而“90后”、“00后”占比约三成。但另一方面,“90后”客群增速较快,现在处于18-30岁之间的“90后”已经是旅游演艺的主要消费群体,占比约33.6%,消费高峰期通常在18点后。对于“早已熟悉夜的黑”的年轻人来说,在白天的密集行程后,他们还能精力十足地参与当地特色夜游活动。
组图:欧阳娜娜解锁齐刘海活力足卡通T恤黑裤子尽显大长腿

伴随旅游+体验式教育的模式被推而广之,“夜宿”成为今年夜游中的一大爆款。

驴妈妈旅游网数据显示,2019年夜宿游产品的种类较往年同期增长了27%,订单量上升了34%。区别于传统的亲子游项目,夜宿游的主要出发点在于寓教于乐,适合6-15周岁的儿童参加。从内容上看,当下80%的夜宿游项目集中在博物馆、水族馆、主题乐园、图书馆等,大多产品设置为2天1晚的短途旅游,一般每天在17点集合,第二天上午9点结束,既方便了家长调整出游时间,也给孩子保留了游玩的新鲜感。
组图:朱一龙包饺子贺新春擀皮姿势超专业

北京商报记者还了解到,为了吸引游客,夜宿游的活动项目种类较以往也大有不同。今年,市场上超过70%的夜宿游景点更新了活动内容,如上海海洋水族馆夜宿游设置了近距离观察海洋生物、自制手工、与鲨鱼共眠等;常州恐龙园夜宿游及北京古动物馆夜宿游,推出夜探古动物、化石修理,欲让孩子置身于神奇的恐龙世界;上海钟书阁夜宿游则涵盖了解书籍起源、线装书制作等活动。

“从今年夜宿游项目的增长情况来看,游客在亲子游的选择上更加个性化、多样化,尤其对教育的需求更为明显,”驴妈妈亲子游负责人樊强分析,“目前国内很多科研机构也在探索和旅游结合的契机,欲试水将一些前端的科技与旅游结合。”不过,也有参加过夜宿的游客向北京商报记者吐槽,“有些孩子在夜宿后反映,相关陪同讲解的老师水平参差不齐,有时候一个老师对一个团队孩子的照顾不足,导致实际体验低于预期,也希望体验项目能进一步丰富、有趣”。

近期,在多家OTA平台上搜索可以发现,夜游关键词下,大多有上千条相关产品,包括跟团游、自由行、一日游等以及景点门票、主题游等。目的地覆盖国内的上海、北京、丽江、三亚、成都、重庆、青岛等城市;海外包括日本、新加坡、泰国、美国等。携程相关负责人更表示,因看好重庆夜游市场,公司还冠名了游轮,已经有数万人订票出游。
组图:萧亚轩生病前深夜被拍旧图曝光手牵两位帅哥夜游

旅游目的地也纷纷掘金夜游经济。北京欢乐谷主题乐园此前推出的“日观演夜赏灯”等系列活动,其夜游灯会项目融合传统老北京文化及“猪猪侠”国产动漫IP。而作为“长城下的星空小镇”,古北水镇的提灯夜游司马台长城活动,也已成为其核心夜游IP项目,另外该项目还配有夜游船、夜市等夜间活动。北京世园会推出的夜间表演和灯光秀,更成为留客“利器”。
广西河池:暴雨导致汕昆高速河百段边坡塌方双向交通中断

业内专家分析,以往“白天看景,晚上走人”是不少目的地、景区休闲旅游短板,特别是城市、古镇、乐园、景区、湖畔江畔、天文旅游,其实晚上比白天更有看点。海外一些国家已经形成非常成熟的夜游经济,如日本的花火大会等。丰富夜间旅游产品是解决“留客难”的关键,能够拉长游客驻留时间,快速形成新的经济增长点。

虽然有望形成近万亿级市场,但国内夜间旅游发展还处于起步阶段,从产品到服务等都迫切需要提质。
难度越高越刺激!陆军某防空营红旗7实弹战术演习

近几年来,我国城镇居民和农村居民过夜游花费较“一日游”花费高出数倍,但这一新型旅游方式仍面临不少问题。近日,原定在通州运河广场南门举办三日的萤火虫之夜活动,遇到了集体退票,也由此引发讨论。当时,主办方以萤火虫因为天气太热都死了为由,改变活动内容,引发了消费者不满。

与此同时,业内普遍认为,夜间旅游消费的发展还受制于安全、交通等因素的限制,另外,由于旅游产品大多在白天行程安排相对较满,日夜尚未均衡发展,因此,为了更好地休息、优先保障日间旅游只能牺牲夜间旅游。

中国旅游研究院副研究员吴丽云也提出,虽然现在我国已经有不少企业开始入局夜间旅游市场,开发了一些相对成熟的夜市街区、夜间演艺等产品,但是当期市场上还缺少对于目的地城市综合性夜游产品的打造,并且夜间旅游产品仍较为单一,开发深度不足,未来还应瞄准需求,将产品进一步精细化、个性化,才能对当地的夜游消费带来更大的推动作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