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海最大民办大学赴港上市:商界棋王周星增跨界传奇

2019年1月,上海最大的民办教育集团,上海建桥教育集团(以下简称“建桥教育”),成为了今年第一家向港交所递表的大陆教育集团,但此次申请以失效收场。

2018年,民办教育迎来重大利好。2017年底,新修订的《民办教育促进法》(以下简称“新民促法”)正式实施,营利性民办学校变为合法存在,“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营利为目的举办学校及其他教育机构”的规定自此成为历史。

市场曾一度猜测,政策障碍已被扫除,A股教育资产证券化指日可待。

但近2年过去了,教育资产在A股前景仍不明朗。目前,A股上已有的教育概念股,大多是被上市公司重组并购教育类资产而成的,教育企业独立IPO未见几家。

反倒是港股和美股,在新政策下,迎来了大陆民办教育的上市浪潮。中国春来、银杏教育、科培教育、嘉宏教育、中汇集团纷纷上市,辰林教育集团也在8月23日向港交所递交了上市申请。

作为建桥集团创始人、建桥教育董事长的周星增,按照惯例,每年都会在建桥学院毕业典礼上致辞。2019年,致辞的主题是“吃得苦中苦,方为‘人中人’”。作为“过来人”的他,在各大演讲中,无时无刻不在塑造着一个“充满情怀”的周星增形象。

周星增出生在温州乐清柳市湖头村一户普通农家。1979年周星增考上了江西财经学院,是村里几十年来第一位大学生,毕业后他先后在贵州工学院、温州大学教书,1992成为温大财会主任,而就在教师事业如火如荼的时候,周星增做了一个惊人的决定,辞教从商。

1993年,周星增进入天正集团。不到五年的时间里,一路顺风顺水的周星增从财务部经理做到了董事长助理,最终进入了领导核心层。事业正当时,周星增再次选择冒险。1999年,周星增在上海浦东康桥投资5亿元兴办上海建桥职业技术学院(上海建桥学院前身)。

除了建桥集团董事长、建桥学院校长,周星增还有另外一个头衔,中国围棋协会副主席、上海围棋协会主席。

周星增是个不折不扣的围棋迷。在他的办公室书架上,摆放最多的是围棋书,他与陈祖德、王汝南等围棋名宿的合影,以及他与藤泽秀行、李世石的让五子局棋谱也极为显眼。

在深谙围棋之道的周星增眼里,做事业与下围棋有相通之处。“除了手筋,更重要的是大局观”,周星增曾在专访中说:“建桥学院就是我的‘手筋’,建桥集团就是我的‘大局’。“

实际上,建桥学院在整个建桥集团的总资金规模中所占比例不足六分之一。包括建桥集团、新建桥集团、亲和源股份公司在内,周星增旗下的资本已经渗透到教育、地产、能源、养老、医疗等多个领域。

周星增曾表示,除了为社会培育人才,办教育为集团带来的连动效应,也是建桥教育成立初衷。

“利用外围公司的盈利投入巨资,办成一流大学;再利用建桥学院的影响力,一方面享受政策收益,另一方面,进一步提升建桥集团的产业,比如房地产、酒店餐饮等。如此一来,大局的收益再次投入到建桥学院,形成了一个良性循环”,周星增曾经在专访中解释到。

那么在周星增的棋谱上,作为“手筋”的建桥教育,此次奔赴香港上市这步棋,是好还是坏呢?

据招股说明书显示,建桥教育在2018/2019学年,共有14782名学员,同比上年增加9.3%。与学员人数同步增长的还有公司的营收,2016年-2018年,公司收益分别为2.9亿元、3.6亿元及4.2亿元,学费、住宿费收入是其主要来源。

建桥教育在招股书中援引的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显示,上海建桥学院按2018/19学年的全日制收生人数而言,为上海最大型的民办大学,为长江三角洲第四大的大学,也是长江三角洲五大民办大学中增长最快的大学。

如周星增所愿,建桥教育从政府方面获得较大的支持。2016-2018年,来自政府的补助收益分别为70万元、0.11亿元以及0.15亿元,主要为税收优惠。

2007年,周星增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学院按规定没有一分钱贷款,5亿元实实在在的投入,每年5%的投资回报还没有计算折旧率,仅仅从经济效益看,办大学肯定不是什么好项目,但办大学是我的事业。

招股书显示,2016年-2018年,建桥教育流动负债净额分别高达6.8亿元、4.9亿元、2.5亿元,主要为银行贷款。资产负债率分别为79.22%、77.87%、68.16%。

高负债,一部分用来扩建校舍、扩大招生,以便收到更多的学费、住宿费。以目前建桥教育的增长势头来看,反哺建桥集团指日可待。招股书透露,建桥教育未来将继续扩大招生。透过优化定价及增加本学院的收生人数提升盈利能力。

而吸引生源的核心在于师资力量,教师的薪酬待遇,一定程度上可以衡量一个学校的教学质量和教育理念。

建桥教育2016年度、2017年度、2018年前三季度的教职人员的薪金成本分别为7478万元、8752万元、6830万元,占总成本比例分别为44.8%、45.2%、45.7%,相比其他民办学校师资投入,该数据无功无过。

除了建桥教育,在”新民促法“的背景下,不少民办高等教育集团放开手脚,寻求资本扩张。

据招股说明书显示,周星增持有建桥教育35.15%股权,为最大股东;郑祥展持股为10.2%,为第二大股东;赵东辉持股为10%,施银节持股为5.06%。

其中,作为建桥教育控股股东之一的施银节,与两个民办教育巨头都有着紧密的联系。

1998年成立于温州乐清柳市、主营防爆电气的电光科技(002730.SH),在2015年斥资1.28亿元收购上海雅力科技65%股权。此后电光科技成立教育事业部。由石碎标家族长女石志微之子施隆掌舵。

其中,建桥集团执行董事的施银节,正是电光科技创始人石碎标长女石志微的配偶。三年的时间内,电光科技逐步完成了十次并购、投资,在早幼教、国际教育都有布局,目前,电光科技的市值已达24亿。

除此之外,2019年6月在香港成功上市的嘉宏教育,也是来自温州乐清。发行价1.5港元,目前市值28亿港元,其创始人陈余国晋身为教育富豪。

当教育变成一种营利性的事业,如何保证盈利和奉献的平衡是民办教育当下面临的最大难题。不可否认的是,经济越是活跃的地区,民办教育的市场也将是庞大的。

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,民办高等教育行业总收益将由2018年的1229亿元增加至2023年的1949亿元,复合年增长率为9.7%。

落子无悔。周星增的建桥教育这步棋,是否是步好棋,上市后才能见分晓。

免责声明: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。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新浪立场。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,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。投资有风险,入市需谨慎。